“与美共舞”压力下 德国更希望欧洲团结自强

来源:www.1781789.cn |   聚焦德国     |      2020-07-20| 编辑:双元制
自欧美国家大规模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德国应对表现不俗,在7月初已经做到了绝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每天新增人数控制在三位数,而且绝大部分地区已经有条不紊地复工复产。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阿尔特迈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在夏休季结束后,德国经济将会停止下滑,并且最晚在10月份开始出现增长。而据德国经济智库Ifo经济研究所的最新预测,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德国经济预计将分别增长6.9%和3.8%。
 
此外,作为下半年欧盟的轮值主席国,凭借强劲的经济复苏潜力,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还将继2009年欧盟次贷危机后再次临危受命,在接下来的半年中围绕“团结起来,让欧洲更加强大”的目标,努力带领欧盟实现“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
 
有望在西方世界率先走出危机的德国面对“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治、外交挑战,显得自信而有主见。在一系列问题上,德国与因应对疫情不力而内政外交方寸大乱的美国拉开了距离。德国外交部长马斯本月初面对德国媒体曾强硬表态称,德美关系已经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即使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的拜登入主白宫,已经恶化的美德关系再无法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7月16日,旅客从德国科隆主火车站的通道走过。新华社发
 
“北溪-2”项目“欧洲能源政策应由欧洲制定”
 
自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欧美跨大西洋关系一直在走下坡路,历史罕见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并未使这对盟友之间的关系有所弥补,美国消极的防疫措施反而招致德国人的不满和批评。
 
对于德美关系的“结构性变化”,美德两国舆论均有深刻认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报道说,美国和德国是西方最有影响的政治和经济集团,但自从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美德关系持续恶化。德新社则表示,美德的分歧表现在经济、政治、外交和安全诸多领域。比如,以“德国‘拖欠’北约大量军费,在贸易上‘不公平’对待美国”等为由,特朗普宣布减少在德国的驻军。俄罗斯经过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也遭遇美国的反对和制裁。在贸易方面,特朗普一直威胁要对欧洲的汽车进口施加关税,那样将严重影响作为欧洲汽车生产大本营的德国。不久前,默克尔由于疫情的原因拒绝了特朗普要求在华盛顿召开七国峰会的邀请,被认为是德国敢于拒绝美国的“示威”。近日,默克尔虽然同意出席七国峰会,但提出了美国8月或9月举行峰会时必须控制住疫情的前提。目前看来,这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实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的分歧则成为近期德美关系分歧的重点。该项目旨在铺设一条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可绕过乌克兰把俄天然气输送至德国,并通过德国干线管道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尽管美国和一些东欧国家一直反对德俄在北溪管道问题上的合作,却一直没有强制威胁。但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15日宣布,参与“北溪-2”的投资或其他活动可能遭受美国的制裁。随后,马斯立即回应,反对美国日前威胁对参与“北溪-2”输气管道项目相关企业实施制裁,欧洲能源政策应由欧洲制定。马斯强调,美国政府单方面宣布制裁欧洲企业的措施,是无视欧洲对能源来源和获得方式的自主决定权,欧洲明确反对域外制裁。
 
 
7月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和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出席发布会。默克尔呼吁欧洲各国团结一致。新华社发
 
马斯说,德国近期与美国多次举行会谈,德方明确表示,美国制裁伙伴国家的决定是错误的。蓬佩奥指责该项目是俄罗斯增强欧洲对其能源依赖以及破坏跨大西洋安全的工具。蓬佩奥同时称美国提高了能源产能,随时准备帮助欧洲盟友满足能源需求。特朗普去年年底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内容包括对参与“北溪-2”项目的施工建设方实施制裁。
 
据德媒报道,美国认为俄德的合作威胁到了美国的欧洲利益,既让美国把页岩气卖到欧洲的设想打了水漂,更破坏了美国对欧洲的战略控制。一直以来美国都企图联欧抗俄,坐收渔翁之利,但是特朗普上台后不友好的跨大西洋政策和美国优先行径让美欧之间的信任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德国声音表示,德国和欧洲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能一味退让。德国经济东部委员会主席奥利弗·赫姆斯日前就美国企图制裁北溪天然气项目问题上表示,“美国在践踏自由和公平竞争,并且毫无阻碍地利用制裁来推进自己的经济利益。这是一种勒索敲诈的企图,欧盟必须作出应有的反应!欧洲委员会应该对抗所有对其主权的外部攻击,并迅速提出一系列严厉措施。”
 
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名号让德国名正言顺地在下半年成为欧洲领头羊,默克尔提出的“让欧洲再次强大”的口号让美国人心生畏惧。面对美国的撤军威胁和“北溪-2”项目的打压,德国人同样表现出强硬的态度。除了默克尔和马斯的强硬表态外,德国正考虑推动欧盟对美国采取集体反制措施,应对美国针对俄罗斯主导下“北溪-2”天然气项目的制裁。
 
 
7月4日,人们在法兰克福的“跳蚤市场”内选购商品。新华社发
 
全球战疫力挺世卫组织 反对“消极抗疫”
 
美国是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日前又创造了日感染病例新高纪录。截至7月19日华盛顿时间早间,在过去的24小时又有6万多个新增病例。有报道称,如果美国人继续不注意戴口罩并保持距离,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将很快超过15万。
 
自美国大规模暴发疫情以来,德国一直对美国政府消极抗疫持否定态度。阿尔特迈尔于本月初表示,德国过去几个月的防疫措施对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最重要的是疫情得到了控制。他警告称,美国新冠肺炎大规模流行可能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后果,“我非常担心美国新增感染人数”。此外,阿尔特迈尔还批评美国政府大规模购买由美国公司研发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的决定,认为美国不应该收购市场和垄断疫苗。他希望美国知道国际社会只能共同合作应对病毒。
 
在7月12日特朗普终于戴上口罩后,德国《图片报》《德国网络新媒体》《德国之声》等网站纷纷刊登特朗普戴口罩的照片,并且具有讽刺意味地强调“他终于肯戴上了口罩”。而《图片报》的报道则在最后刻画了特朗普前后矛盾的习惯,报道指出,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特朗普居然说“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戴口罩,只是要根据时间和地点”。在一些国外社交媒体上,特朗普前后不一的滑稽行径也招致了网友的嘲讽。
 
另外,德国社会还不满美国政府退出世卫组织的行为。在美国发表退出世卫组织声明后,德国政界第一时间纷纷力挺世卫组织,批评美国“退群”不利于全球抗击疫情。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当地时间8日在社交媒体上将美国执意退出世卫组织称作是“严重挫折”。他强调,面对当前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协同合作、共同应对显得尤为重要,“在抗击疫情过程中,我们必须更加团结,而不是相反”。此前,施潘还表示,德国今年将给世卫组织提供约5亿欧元的资金,创下该国有史以来对世卫组织资金支持的最高纪录。而社民党卫生专家劳特巴赫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谴责特朗普称,世卫组织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这甚至会直接影响到全球数百万最贫困人群的生死存亡。
 
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德罗斯滕提醒人们,面对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德国必须“非常小心”。他在专栏播客节目里说,美国部分地区以及以色列的例子表明,过早或过快全面放开限制措施,可能造成疫情出现反复,感染再度攀升。如果现在不最大限度提高警觉,两个月后就会遇到大问题。总而言之,德国对于美国的防疫工作极为不认可。因此,尽管欧盟希望逐步对外国开启边境和航空限制,希望协助旅游业复苏,但是这个名单上显然没有美国的身影。
 
5G建设德国业界关注技术水平和成本控制
 
德国令美国不满的另外一个方面,便是不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队。7月14日,英国宣布在建设5G网络时禁用华为设备,引起轩然大波。随后特朗普便在新闻发布会上主动承认,是他劝说英国等国家封杀华为,并且放出威胁性的话语:如果(某些国家)继续与华为合作,会影响他们同美国的关系。德媒认为,特朗普在华为问题上的表态和针对华为技术威胁国家安全的言论,一直有向德国施压的意图。作为德国二战以来长期的安全保护提供者,美国敦促德国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加入“五眼联盟”打击华为的国际行动,实际上就是在强迫德国在中美两个最强大国家之间选边站队。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德国人选择了冷静和克制。
 
自年初以来,默克尔已多次表态不会在5G建设中排除特定企业。7月11日,阿尔特迈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国5G网络建设将不会把华为排除在外。他指出,除非有确凿证据能够表明存在国家安全威胁,才可能会排除某种设备。这表明,德国官方一直不愿意排除华为在德国参与5G建设的资格。阿尔特迈尔15日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德国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很重要,对抗会带来风险。大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合作和贸易仍然重要,因为它们能带来更多的稳定和更少的冲突。
 
因此,与在美国市场受到的冷遇和防范形成鲜明对比,德国一直以来相当欢迎华为的投资和经营活动。而华为也特别看重德国市场,将其西欧总部设在德国城市杜塞尔多夫,并在慕尼黑设立实验室。截至2018年底,华为在德员工人数超过2000人,是在德最大中资企业之一。
 
华为德国一位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德国对于华为最大的顾虑来自于政客口中的安全问题,但是在经济界和普通民众来说,对于华为参与5G建设是十分欢迎的。一方面华为设备长期以来在欧洲市场留下了很好的口碑和信誉;另一方面德国经济界清楚地知道使用华为技术是物美价廉的,至于所谓的安全隐患,德国人似乎更加在乎2013年的“棱镜门”事件,事实上是美国一直在监听盟国。
 
德国电信公司是欧洲最大的跨国电信运营商,多年来与华为有良好的合作关系,目前德国电信仍然继续力挺与华为的合作,该公司高管表示,如果不允许华为参与未来的5G网络建设,考虑到华为在技术上的领先和价格上的优势,那么势必将延缓德国电信的网络建设进度并大大增加建设成本。总部位于英国的沃达丰电信集团德国子公司CEO尼克·里德此前表示,华为已经占据整个欧洲市场份额的35%,不能无视这个事实。如果排除华为,那么5G建设的进度将会放慢,成本将会增加。里德说:“我认为华为对目前形势是持开放态度的,并正在努力改进其产品安全性。”
 
在这场是否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的风波中,德国的决定将具有重大的示范效应,整个欧洲都在观望德国。尽管此间舆论认为,德国将不会迅速做出选择,而是将谨慎地审时度势,在深思熟虑后做出最有利于德国和欧洲的决策,不过能够顶着美国持续不断的压力而不妥协,欧洲的电信企业们其实都在期待德国政府给出一份积极的答案。毕竟在经历了疫情危机后,经济复苏和企业的利润对他们而言,远远高于美国政客口中不负责任的评论。